浴血奮戰

浴血奮戰

此時山下看守的弟子正與狼群浴血奮戰,狼群依靠大數量優勢向拒馬不斷強行沖擊。使得拒馬遭受破壞,張日不得不指揮弟子放棄拒馬化整為零退到中後方進行防禦。

雖然狼群眾多但謝家弟子以自身武藝力保不失,弟子們都只是受了皮肉之傷暫時沒弟子傷亡。而狼群已被謝家弟子殲滅過半,山道上佈滿狼群的屍體。

在遠處的巨大狼只已按耐不住,正以一步一步的向前踏進。巨狼每踏一步地面都會傳出震動,巨狼越走越近眾弟子們都看的清楚其巨狼容貌。

 

此巨狼渾身黑毛其身軀與解封後的白虎同樣龐大,最嚇人的是它一對已長出口中的巨大狼牙。

而巨狼身後也同樣的坐著一個人,此人與坐在龍首巨鳥上的人打扮與兵器極度相似甚至可以說是一致。

想必此二人必有關聯,一鳥一狼兩大異獸同時出現加上遠處一群烏合之眾居然也敢侵犯謝家想必這一切一定不是偶然。

 

此時已經為數不多在奮戰的狼群突然全部停止攻擊,所有狼群也紛紛步行到巨狼跟前。

眾謝家弟子也感到非常意外,因為狼群從開始衝殺到今就完全沒停歇的感覺。此時因為巨狼的前來使得眾狼群靜止與後退,謝家弟子們知道此事更加不能掉以輕心。

 

因為真正發動狼群襲擊的幕後黑手已出現,與山莊庭院情況一樣一人一獸氣勢凌厲來者不善。

眾狼群紛紛後退到巨狼跟前分左右兩邊排開,巨狼慢行的踏步腳踏戰死狼屍也無動於衷。此時坐著狼背上的那個面具人也一躍而下在地上,緩緩到巨狼跟前。

張日觀此人下地的身法就知武藝不低,再加他虎步生風氣勢更不能小覷。張日左手一揮指示眾弟子向後退自己身後退去,隻身自己一人留守陣前。

 

張日出自自身修養與謝家的教育報其自身姓名與問其面具人姓名:『在下謝家張日,請問來者何人?為何派狼群犯我謝家? 』

面具人並沒有理睬張日的話,因為在面具人心裡想將死之人不配知我名號。

只見面具人在背後取出的一雙鴛鴦刀的其中一把向張日踏步前去,面具人步伐越走越快。

左腳突然上步蹬地右腳向前向上擺,面具人兩手持刀過頭舉起身體一躍騰空於張日頭上。面具人居高臨下有如惡狼撲殺般向張日從上而下砍擊撲殺,如果此時是一般外門弟子對抗面具人如此凶狠殺招想必被其氣勢嚇得驚慌失措早以招其毒手。

 

但張日並非外門弟子他可是謝家萬里挑一的家將,張日雙腿蹬直左右手同時持劍以腕為軸以腰發力迅速揮劍向上橫劍格擋。

刀劍相擊當了一聲響起,四周更被居高臨下的刀勁與從下而上的劍氣兩股力量互相碰撞產生的氣流使得成土飛揚飛沙走石。

一招過後張日知道自己的武功明顯低於對方,面具人的凌空一劈雖然已擋住但強大刀勁夠以讓張日雙腳陷入地下無法動彈極其不利。

張日心知不能坐以待斃,馬上變招為左手持劍右手破石掌攻其敵方首級。面具人凌空劈擊勁力之大,張日不得不使用雙手持劍才勉強擋住面具人凌空一劈。

此時換招張日只能單手持劍格擋險些抵擋不住,但面具人也沒繼續劈砍而選擇收刀散勁凌空一反退去。

因為張日右手破石掌攻敵自救有了成效,張日以全身勁力打出破石掌剛猛無比。如面具人選擇不收刀退去,剛猛無比的破石掌必然轟在他的面上。

面具人知道眼前此人只是一名山莊弟子並不是主人翁,犯不得來個兩敗俱傷得不償失。雖然面具人選擇先退一步,就像狼群獵食不急於一時。

一招過後面具人把剩餘那把鴛鴦刀也一併取出,腳踏馬步雙手緊抓兩刀刀柄左手待刀擋於身前右手暗刀藏腋下。

面具人已備好第二招起手,反觀張日這並不樂觀。剛才雖然能攻敵自救,但單手抵擋面具人殘餘的刀勁足以讓張日腳下再入土數分更動彈不得。

面具人當然不會給張日有爬出來的機會,此時面具人要再次出招撲殺之時。天際突然傳來彷彿如雷貫耳的虎嘯,把正要出招面具人鎮攝住迅速的跳躍回巨狼身邊。

巨狼與面具人聽到天際傳來的虎嘯,一人一狼也發出狼嚎來對抗。一聲虎嘯後白虎從天而降在張日身邊,白虎天降勁力把張日一併震了起來。

白虎再用它強健的尾巴把張日纏繞接住用力一甩去後方,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的動作張日也來不及反應就被白虎甩去後方。

 

謝修恥也從白虎身上下來指示一眾弟子們不要前來,一眾弟子看白虎與四少爺的到來充滿希望。

眼前的巨大狼與身手不凡面具人恐怕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此時陣前出現奇景一般人可能這一生也無法看見。

此時眾人眼前出現兩個龐大之物,一個一身白毛勝雪潔白無瑕而另外一個滿身毛髮黑不楞敦,一黑一白形成強烈的對比。

巨狼此時更像見仇人用其凶狠的狼嚎嚎叫白虎,白虎沒有用同樣虎嘯來回應巨狼反應。

 

而發起人言冷言冷語的說道:『貪狼啊貪狼啊你竟然不能人言了,想必定是本仙當年傷你太重。但重傷好像並沒有讓你乖巧些,竟然還想打擾我選子出生。本仙念與相識多年加上念你修練多年不容易,你現在帶著你的狼孫離開。本仙可以既往不咎,否則不要怪本仙爪下無情。 』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