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 。畫。 。 。開。 。 。天

一。 。 。畫。 。 。開。 。 。天

一。 。 。畫。 。 。開。 。 。天

 

此時凶險不止山下群狼襲擊,在鄉村處的謝修廉更是命懸一線。

一支劇毒無比的利箭正以極速射向他的心臟胸腔,不管是利箭穿體還是劇毒入體都是致命。謝修廉拼命擺動身軀的閃避,雖然避開穿體之危但手臂還是被利箭畫破。

劇毒通過手臂傷口進入,左手臂瞬間整個變成黑紫色。謝修廉大感不妙右手點穴手法瞬間施展,封住身體數個大穴阻擋劇毒入侵五臟六腑。

此時山賊馬賊見謝修廉中箭受傷,頓時興奮無比個個大聲吶喊。紛紛拼盡全力向謝修廉劈砍,勢要把他消滅。

 

謝修廉此時只剩下右手能使用,只見謝修廉右手緊握長槍尾末。一身勁力集於右手重心從左到右移,右臂伸直以畫圓之勢攻向來犯的山賊馬賊大力一揮。

長槍寒光閃過以謝修廉為中心瞬間揮之一個大圓形,攻向前來的山賊馬賊頓時人馬俱碎。人與馬匹被謝修廉的長槍一揮同時斬斷,此一擊後殘餘的山賊馬賊嚇到臉無人色人仰馬翻。

山賊馬賊們紛紛臨陣脫逃到遠處,謝修廉趕緊遠功逼毒。只見謝修廉拿手握接近槍頭的槍身,向左手臂中箭傷口處畫破加深傷口讓毒血能大量逼出體內。

謝修廉真氣一逼左手毒血大量從傷口流出,大量毒血流出黑紫色的左手臂頓時顏色變淺色甚多。

 

喪威三人見狀不妙,不能讓謝修廉逼出劇毒。

三人暗器煙彈與利箭再次出手,三人並沒有打算接近謝修廉。因為剛才那一擊也把三人給震懾住,三人深怕謝修廉還有強橫的反擊力。

謝修廉早知他們會再次出手,謝修廉一手槍花揮舞一邊遠功逼毒。

就算謝修廉只是單手槍花揮舞依然防守如鐵桶,三人的暗器利箭根本無法佔便宜。

此時謝修廉已經把過半劇毒逼出體外,左手臂已經恢復平常體色。謝修廉此時提起長槍一身鮮血與那凶狠的眼神緩緩向喪威三人走去,喪威三人看謝修廉向自己走來馬上架好架勢準備迎戰。

謝修廉越走越快突然快步一躍,手持長槍尾末向三人一揮。謝修廉這一揮勁力之大三人都不敢硬接,紛紛跳離馬匹。

可憐了馬匹給謝修廉這一揮身首異處,溫玉香三人中反應最好。

跳離之時還不忘擊出暗器偷襲哥舒廉,如此反應與身手難怪武林人士與官府追捕多年並沒將其抓捕歸案。謝修廉身法一閃避開暗器,手中長槍如游龍一般槍頭追擊溫玉香。

謝修廉選擇率先擊殺溫玉香一來他身懷暗器絕技二來溫玉香的所作所為必須要除去,溫玉香一輕功身法全力施展試圖避開謝修廉長槍的追擊。

不過不管溫玉香如何施展輕功身法也無法躲開長槍的追擊,溫玉香無奈下拿出他另外一手功法。

手中鐵扇緊貼槍頭而此時槍頭彷彿有一股勁力給粘住,溫玉香鐵扇向喪威方向一揮。長槍就被粘勁牽引向喪威攻去,槍頭直擊喪威胸腔幸好喪威早有準備手中大刀橫放一檔攔下了致命一擊。

謝修廉勁力一吐喪威頓時像斷線的風箏般被轟飛去,其餘二人見神威大發也不敢前進。

 

謝修廉查看下左手臂傷勢,左手臂真氣已通行無阻發力也並不痛苦。

此時謝修廉左手緩緩在背後劍鞘中取出【開天】巨劍,【開天】巨劍一經出鞘四周突然劍氣爆起。

爆散的劍氣把掀起四周塵土更是他們三人逼的不遠起勁力穩住身體,此時謝修廉舉【開天】指向幽冥六魔嘲笑的說道:『老魔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幽冥六魔吧,你也算是個人物。今日自降身份與一班山賊馬賊共事,居然還與一個採花的一起簡直是自甘墮落。我聽四弟說大哥好像一招滅了你女兒女婿,那讓我也一招送你上路。 』

此話一出不只刺激到幽冥六魔喪女之痛,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一招滅了自己。

幽冥六指也在武林中也算個高手,今日區區一個小輩居然敢說一招擊敗自己叫他如何容忍。

謝修廉的話更是激怒了喪威與溫玉香,謝修廉居然敢如此漠視他們。

三人此時不帶一絲僥倖收起暗算的打算勢必要親自殺了謝修廉,三人互看後心領神會齊心協力。

三人兵分三路而出左邊一路幽冥利爪撲天蓋勢的撲殺,右邊一路陰陽鐵扇四分八面的點打與中路一把大刀單刀直入如狼似虎劈砍謝修廉。謝修廉並沒有被眼前的三處殺招給驚訝,只見他口中說出四個字:『一。 。 。畫。 。 。開。 。 。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