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邪來犯

三邪來犯

此時在山莊的另外一處的戰場,謝修廉身處的鄉村正與山賊馬賊對峙。

突然謝修廉拿起身邊長槍,遠勁槍中向馬賊跟前橫掃一擊。頓時塵土飛揚讓一眾馬賊難以視物,等他們撥開眼前塵土時看見地面上居出現一道數尺長的深坑。

謝修廉此時非常凶狠的大聲說道:『現在退前保爾全屍,若越過此坑死無全屍。 』聽完謝修廉的話再加上輕鬆一擊就畫出如此深坑,山賊馬賊一時間都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一把極沙啞的聲音在馬賊身後方傳來說道:『兄弟們前面此人就是謝家三少爺謝修廉,擊殺此人就能揚名立萬。還有他身後的謝家山莊財富等著我們,給我上兄弟。 』

極沙啞聲音此人身材魁梧滿身疤痕的男人,此男人最為明顯的特徵是臉上那一道從頭過眼到嘴邊的疤痕。此人正是這群山賊馬賊首領,江湖人稱疤痕虎-喪威。

 

  一眾馬賊聽完喪威的話個個興奮不已,完全無視謝修廉之前的警告。亡命的向前奔去,勢要以人海戰術吞沒謝修廉與他身後的謝家山莊。

 

謝修廉早知難免一戰,居然他已好言勸說。此時就是殺戮的開始,只見謝修廉飛身一躍手中長槍一揮。

身先士卒的三名馬賊的頭顱紛紛落地,謝修廉也一躍落在馬賊群中。馬賊見謝修廉陷入人群頓時紛紛彷彿發瘋的向其揮刀砍殺,但他們不知道的此時謝修廉正如虎落羊群開始殺戮而他們只是待宰殺羊隻。

謝修廉雙腳左右移動左手接槍把向右猛力一側撩撥,數名馬賊受此一撥紛紛胸碎手斷落馬。謝修廉沒有半法憐憫繼續殺招並出,因為他清楚知道一旦他失守身後鄉村的居民將會會遭受如此悲慘的凌辱。

此時憐憫山賊馬賊,那誰憐憫那些被山賊馬賊凌辱之人。想到悲慘情景的時候謝修廉手中長槍更是越發凌厲,兩手持槍由前向下向後繞頭往前顫抖直穿數名馬賊咽喉。

瞬間再次解決數名馬賊,謝修廉在兩招之間已解決數十多名馬賊。謝修廉不停在馬賊群中游走,手中長槍攻勢扎、刺、撲、點、撥全以一招數命或數十命,難怪之前謝修禮說更多山賊馬賊的不是謝修廉的對手。

 

此時喪威身一邊出現兩位有別一般山賊馬賊的人,看其服飾並不是山賊馬賊。

一位一身白衣書生打扮,手中一把鐵扇不停在撥動。此人臉上一直出現皮笑肉笑猥瑣笑容,這命白衣書生正是武林中的一名敗類人稱白銀書生溫玉香。

另一位手長過膝一臉凶神惡煞,而此人的手指與之前謝修禮在赴會路上殺的幽冥夫妻如出一轍都是六指之徒,此人就是幽冥夫妻的師傅幽冥六魔。

 

此二人在武林江湖都稱得上江湖好手,白銀書生溫玉香正如其名以採花惡名遠出。仗一身輕功暗器到處姦銀,他最讓人髮指的是他居然對一個荳蔻之女出手。

此事當也驚動整個武林與官府,武林中人與官府高手都紛紛出手追捕。但無奈溫玉香輕功絕佳,加上非凡暗器與一手陰陽鐵扇法擊退前來追捕之人,所以至今他依然安然無恙。

 

  而幽冥六魔早年是一個無惡不作之徒,但最這幾年已隱居深山極少踏出江湖。此次出山想必是為了自己兩位徒弟報仇,一個至惡定不會為了一兩徒弟冒然對四大世家之一謝家出手。但冥指乃是幽冥六魔的掌上明珠,那就可以明白為什麼他要出手對付謝家。

 

  溫玉香發笑說道:『疤痕虎你的手下好像快不行了,你身為首領的不打算出手。你不會以為只是人多就能對付謝家吧,若是這樣他謝家早就除名在四大世家了。 』

 

  幽冥六魔看這謝修廉咬牙切齒的說道:『謝修廉不是殺本魔女兒之人,但他大哥殺本魔女兒女婿。但廢他一三弟也不為過,疤痕虎我們幾時出手。 』幽冥六魔說完手中指上關節發出劈啪之聲,他已迫不及待要虐殺謝修廉。

 

  喪威不慌不忙的說道:『不急我手下人數眾多,雖然不敵但也可以消耗謝修廉真氣與體力。等他真氣消耗殆盡,我們才出手保證萬無一失。 』喪威果然是山賊馬賊首領心狠手辣,不惜手下傷亡也要消耗謝修廉。

 

此時的謝修廉在陣中擊殺眾馬賊,但也留意到二人的出現。

謝修廉觀其氣勢就知道定非等閒,所以此時出招殺敵也多留一份力以防他們三人突然襲擊。雖然謝修廉已保留實力,但就算保留實力的謝修廉對於一眾馬賊來說也是非常可怕。

山賊馬賊此時已經非常後悔攻打謝家,因為在出發之前時聽聞謝家都以禮待人。少爺們都是彬彬有禮的翩翩公子想必定然不是什麼好戰之輩,又有誰會想到眼前這殺人如麻出手沒有半分憐憫招招致命的人居然是傳聞彬彬有禮的謝家三少爺謝修廉。

 

此時謝修廉全身已染滿山賊馬賊鮮血,出招的速度也開始緩慢。

狼虎野心的三人都把一切看在眼裡,三人紛紛露出奸惡的笑容。只見喪威在馬鞍取出一把弓弩,左手握弓右手扶箭拉滿弓弦蓄勢待發。

此時幽冥六魔叫停喪威,幽冥六魔拿一個紫色的瓶子。幽冥六魔得意的說道:『疤痕虎慢,等本魔為你錦上添花。 』幽冥六魔把紫色瓶子裡的液體淋在喪威的箭頭上,頓時白銀色的箭頭濃郁冒起變成紫黑色只是肉眼看都知道奇毒無比。

 

溫玉香搶在喪威身前說道:『疤痕虎你就要把握好機會,別浪費老魔的好意。就讓我與老魔為你打個頭陣,你看備才放弓。 』

溫玉香話聲剛落只見他與幽冥六魔從馬背一躍,幽冥六魔投出數粒不明彈藥。

彈藥落地爆開頓時場上煙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難以視物,謝修廉馬上遠功閉氣免得毒氣入體。

此時在煙霧傳來無數的破風聲,謝修廉此時無法視物憑本能舞動槍花防守。

無數的破風聲是溫玉香暗器飛刀以滿天花雨般不停射出,溫玉香也並沒有理會同行前來山賊馬賊的安危。

寧枉無縱的投射暗器擊殺謝修廉,一眾山賊馬賊受暗器倒地而謝修廉的槍花揮舞的有如鐵桶一般把暗器都一一格擋住。

 

就是此時此刻喪威看備機會,手遠內勁再次拉滿弓弦放手一射箭急速飛向謝修廉。想不到喪威是箭術高手,射出的箭極快但沒有一絲破風聲讓人難以捉摸。

謝修廉見暗器的破風聲已停也並沒暗器飛來所以停止揮動槍花,就是他停止揮動槍花之時。一支極快的利箭突然出現在他的胸前,正以極速射向謝修廉心臟胸前。此時這支帶有劇毒的利箭正成為謝修廉催命符,謝修廉此時正命懸一線。 。 。 。 。 。 。 。 。 。 。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