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鄉村

平靜的鄉村

平靜的鄉村

 

二人接過弟子備來的夜宵一同進書房與其餘謝家兄弟一起用膳,在眾人用過膳後。三位謝家少爺一一禀報明天他們要做的事。謝修恥與謝家修義都根據賴相衣的指示行事,但謝修廉在去山下附近的鄉村查看時發現異樣。

 

  謝修廉禀報說道:『兄長今日我下山前去附近鄉村時發現異樣,在鄉村遠處察覺到有異動。看動靜彷彿是一群馬賊,鄉村內也出現彷彿是山賊的細作。我怕他們明天會趁火打劫,廉想孤身一人前去山下鄉村把守。我不放心派其他弟子前往,而且山莊還需要人手。對付一群山賊馬賊,我獨自一人就可以了。 』

 

  謝修禮並沒有多言,他知道謝修廉性格強硬。他也相信更多的山賊馬賊也奈何不了謝修廉,謝修禮只是囑咐謝修廉一切都要放心。謝修禮說道:『三弟你孤身一人前往務必事事小心,山下之事就麻煩三弟。時間也不早,先生與兄弟們都去休息把。 』眾人聽從謝修禮的話,也紛紛各自去休息。

 

  寅時時分在山下看守的弟子也已全部起身準備,此時天色還是很黑暗。眾弟子挑燈巡邏加緊把守,而山莊都弟子也同樣挑燈巡邏,謝家山莊頓時燈火通明招如白晝。

 

謝修禮前去看望唐映映,此時房間內其他人正休息。謝修禮放輕腳步來到唐映映床邊坐著,輕輕的撫摸著為自己辛苦十月懷胎妻子的額頭。

唐映映被謝修禮撫摸摸醒了,展開眼看見謝修禮更是感動她知道今天下午是自己的任性讓一直遷讓自己的夫君生氣了。

眼淚汪汪看著謝修禮說道:『夫君。 。 。 』

謝修禮一手撫摸著她的額頭一手緊握她的手道:『沒事別哭了,我知道夫人您辛苦了下午夫君不應如此嚴厲與你​​說話。夫君向你賠個不是,你現在有沒有見不舒服?如果有什麼不舒服記得告訴穩婆。您就再休息多會,我去庭院守衛您母子。 』

話說完謝修禮親了下唐映映的額頭就離開了,離開時謝忠剛好起來看到他。馬上要起來行禮被謝修禮阻止了:『忠叔您不用如此多禮,您是長輩。辛苦您在此守衛映映她,您也休息有事您才起來吧。 』說完就離開房間到庭院石桌坐著閉目養神。

 

  卯時的太陽冉冉初升之時,謝修廉獨自一人帶自身的兵器去往山下鄉村提防山賊馬賊的來犯。

 

在當謝修廉離開山莊沒多久,突然從遠處傳來一陣嚎天動地的狼叫聲。山莊上下頓時被這突如其來狼嚎鬼叫般叫聲驚動眾人,而山下把守的弟子更加是拔劍以備。

賴相衣與謝家兄弟也因聲前來庭院,謝修義緊張的說道:『狼嚎如此驚人,定然是數量眾多的狼群才能發出。但山莊附近一向並無狼群出沒,最近也並沒聽說過附近鄉鎮有被狼群襲擊過。此事非比尋常,我擔心山下的弟子與三弟。大哥是否需要弟我下山查看』

 

謝修禮表情嚴肅認真在聽遠方的聲音,突然二話不說跳躍屋頂。

眾人好奇的也跟隨謝修禮跳躍到屋頂一看究竟,此時謝修禮指向遠方問道:『二弟你是否有留意遠方那個山頭,平時這個時分是否有如此多飛鳥在盤旋?我印像中那一個山頭平時這個時分並不會有如此多的飛鳥盤旋。 』

謝修禮說的那個山頭上正出現肉眼能見烏黑一片,可想飛鳥盤旋的數量非比尋常。

 

  謝修禮說道:『二弟暫時不要輕舉妄動,目前出現太多我們不確定事情。至於三弟你就無需擔心,區區山賊馬賊再多也不是三弟的對手。我們都耐心守候,二弟四弟你們去備好你們的兵器也麻煩請把我劍一同取來。 』

 

謝修義與謝修恥趕緊前去取自己兵器與謝修禮的劍,謝修義也準備多了一把劍給賴相衣以便不時之需。

謝修義備來自身兵器,一對子母雙劍名為【天地】是以黑金打造,母劍身為白而子劍為黑非常奇特。

而謝修恥更是把【虞姬】背在後背再手提一把環首刀備戰,因為非必要時哥舒恥不想讓【虞姬】多染鮮血多添殺戮。

 

眾人在屋頂上守候,時間一刻一刻的過去。而狼嚎與飛鳥盤旋發出的鳥鳴並沒有停止過,如此狼嚎鬼叫一般人一定受其影響兵疲意阻。

不過此時謝家弟子不但沒受到狼嚎與飛鳥鳥鳴影響,更是敲起戰曲大聲高唱戰歌。每位把守的哥舒弟子除了備帶兵器與火把巡邏之用,身後還必備一雙木棍。

一來可做起火防身之用二來就是用以敲打木棍提起士氣,這一切的舉動在一般江湖門派都不存在。此時的謝家山莊戰曲大唱與敲木之聲更是聲振屋瓦聲勢浩大與其狼嚎飛鳥叫聲形成互相抗衡之勢,這股抗衡之勢一直延伸到辰時。

 

此時的謝修廉也到達山下鄉村,他叮囑村民們都留在家里關好房門。不管聽見什麼都不要出來,而謝修廉就孤身一人立於村口。

只見他身後橫背一把通體烏黑的寬刃大劍,謝修廉此把寬刃大劍與哥舒儀同以黑金打造名曰【開天】。而在謝修廉身邊樹立一桿長槍,同樣以黑金打造槍身烏黑槍頭寒光泛起。此桿長槍名曰【劈地】與謝修廉背後的【開天】是一對的兵器,謝修廉此時一夫當關的氣勢更是有萬夫莫敵之勢守護這平靜的鄉村。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