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則亂

關心則亂

關心則亂

 

此時的謝家山莊外表看起來與平日無疑,但是在謝家山莊內的氣氛無比緊張。山莊內弟子加緊巡邏,下山又有重兵把守。

謝修禮還派了一些修為高的弟子到附近的鄉村里看守保護,以防有人趁火打劫害下山鄉村居民。

此時的唐映映已在房間裡準備臨盤,臥睡在塌上休息。但大白天又有誰能安然入睡,加上唐映映平時就好動更為是難受。

雖然房間有穩婆在身邊與唐映映聊天,但也無法解決唐映映的無聊。穩婆理解唐映映無聊,但沒多理會她而自己在一旁做起針織。

無法之下唐映映吩咐下人為她拿來大量小竹籤,而她慵懶的睡在塌上向懸樑不停投射小竹籤來解悶。

唐映映投射竹籤手法乃是精妙,每擊投射看似都一樣平凡無奇但每擊都卻有不同。唐映映投射出的小竹籤一時有聲無形,有時無聲無形手法之快讓人難以捉摸。不過唐映映還有一種奇特的投射手法,就是投射的小竹籤有形但無聲速度緩慢異常詭異。

唐映映投射的小竹籤的目標都是同一個地方,房間大門的懸樑上至今就存在一支小竹籤。因為唐映映每次投出的小竹籤,都把之前插在懸樑上的小竹籤。

從頭到尾穿體而入,每擊新的小竹籤都再次插在懸樑同一個地方點。可見唐映映暗器手法無比精准其手法更是平常門派難見。真不虧為天下第一暗器的唐門出身,唐映映可以說是謝家暗器第一人。

此時謝忠進入房間,看見地上與懸樑上的小竹籤。

無奈的嘆氣語氣心長的說道:『夫人即將臨盆啦,您就不能好好安心休息嗎。還在練習暗器手法,老夫雖然知道您沒運真氣內勁。但如此精準的投射也傷神,若不是二仙前往去後山。二仙定然能阻止夫人,夫人您就安靜的休息吧。 』

唐映映沒理會謝忠勸告,繼續在一邊投小竹籤一邊回复謝忠說道:『忠叔啊我很無聊,大白天您叫映映如何入睡休息?不如您叫弟妹前抱先生義女一同前來陪伴映映,她還可以來陪我比劃下練練功。 』唐映映話剛說完,謝修禮剛好開門聽見唐映映的話。

謝修禮物表情凝重,語氣更是略顯嚴肅的責罵道:『夫人你胡鬧,二妹正忙於幫忙二弟打理山莊一切事務還需照顧先生義女。那還有時間陪你在此胡鬧。你給我安安靜靜的在房間休息,不要給其他人添亂。 』

平時為人彬彬有禮的謝修禮,極少對其他人如此嚴肅就是犯錯門人也並沒有如此嚴肅。而平時謝修禮對唐映映更是寵愛有佳,基本沒有對唐映映大聲說話過更不要說如此嚴肅責罵。

唐映映也第一次看到謝修禮如此嚴肅與自己說話,一時間倍感委屈。一雙大眼頓時熱淚盈眶,但是唐映映天生脾氣強硬並沒嚎啕大哭。只強咬嘴唇眼淚在眼角流下,委屈難過的充滿怨氣看著謝修禮。

謝忠見狀夫妻二人鬧得如此僵硬,馬上以長輩身份責備謝修禮:『禮為何如此說話,妻子身懷六甲應該多加體諒。夫人不就只是無聊您應該陪陪她聊天,您去陪伴夫人吧。山莊之事有我與先生就可。 』

 

  此時蛟與白虎也剛好從後山回到前院進入房間,唐映映看到二仙回來彷彿看到至親之人,就難以強忍心中委屈跑向二仙,抱住白虎前足嚎啕大哭。蛟見唐映映哭的如此可憐,蛟就用前足撫摸唐映映頭以是安慰。而唐映映一邊哭一邊向蛟與白虎控訴謝修禮:『二仙啊夫君他罵我,他第一次罵我還是在映映快臨盆時罵我。二仙為映映出頭阿。 』

 

蛟聽完唐映映的控訴,狠狠的回頭凶狠看住謝修禮。突然蛟口中吐出一小龍息以此教訓謝修禮,謝修禮不忙不慌遠勁掌中出掌接住龍息。

此時龍息在謝修禮掌上凝聚起來,謝修禮面上突然出現與平時溫文有禮截然不同的一種表情。一種冷若冰霜傍觀冷眼,冰冷的氣勢中帶一股皇霸之氣傲睨萬物的眼神。

不禁讓人看了心膽俱寒,謝修禮用傲睨萬物態度看著蛟彷彿告訴蛟,就算你是上古神獸一方上仙奈何不了我。謝修禮手中一握把凝聚的龍息擊碎,蛟頓時感覺自己被眼前的凡人藐視。

頓時憤怒的怒吼,而此時的蛟身上泛起陣陣電光。前爪更是在憤怒驅使下在地上抓起幾道爪痕並發出刺耳的聲音,此番行為足以證明了蛟此時非常憤怒。

憤怒的蛟邁出一步彷彿要把對藐視自己的謝修禮撕開一半,白虎見蛟如此憤怒馬上向謝修禮身邊跑去。

有尾巴捆綁住謝修禮的手臂強行把他拉出房間,讓謝修禮暫時消失在蛟的眼前。好讓蛟緩解當下的憤怒,白虎把強行謝修禮拉出房間到庭院的石桌邊才把尾巴鬆開。

 

  此時在外守候的賴相衣向前詢問:『虎仙家主房間究竟發生何事,在房外從此都聽見蛟仙的怒吼。如何蛟仙會如此發怒,家主您不是告訴區區要先去安撫夫人。如何開罪蛟仙,早知如此區區應該陪您一同前去。 』

 

  謝修禮感嘆說道:『山莊上下都在為犬子奔波,山下看守的弟子更是風餐露宿。就連年長的忠叔也忙的廢寢忘食,在下看見都於心不忍而夫人還如此任性行事。叫身為夫君與家主的我如何可以不心痛,犬子夫人的命是命但弟子們的命也是命。如先生預先吩咐準備東​​西想必定然有一場惡戰,我但願全弟子們都平安,不然我虧對他們。 』

 

  白虎與賴相衣聽完謝修禮此番心裡話,白虎感到無比好奇。眼前謝修禮說出仁心仁道關愛弟子之話定然不假,但與剛才在房間冷若冰霜傲睨一世的謝修禮簡直判若兩人。

 

  白虎動用起神念與陳相衣交談,神念是一種能用精神力與指定的人交談的一種方法,精神力強大的話交談的距離可以覆蓋數里。此法與用內力的傳音入密異曲同工,分別只是使用前者使用精神力後者啟動內力。

 

  白虎說道:『相衣,是我白虎。為何謝修禮會有如此截然不同的一面,謝修禮一向仁心仁道溫文有禮,但相衣你剛才沒在房間。他那一副冷若冰霜傲睨一世的氣勢,身為上古神獸的我也不禁膽寒。蛟被他氣得幾乎都要動手了,本仙看情勢不對才馬上拉他出來。 』

 

  賴相衣聽完覺得非常奇怪,謝修禮平時待人處事都正如其名溫文有禮。至於白虎口中冷若冰霜傲睨一世,不是親眼看見也很難讓人相信。但白虎乃是上古神獸一方上仙也無需說謊,賴相衣也好奇的回复:『回虎仙,區區也感好奇。謝家主平日待人處事都溫文有禮,難以相信他有傲睨一世的無禮。不過應該是家主他擔心夫人孩子與一眾弟子的安危導致,虎仙您就放心區區定然不會算錯的。 』

 

此時的謝修禮也坐於石桌前,拿起備在石桌的茶大口的喝下。

喝完茶的謝修禮冷靜下來,向白虎與賴相衣行起抱拳之禮說道:『虎仙與先生方才是在下魯莽了,還請二位替在下向蛟仙賠罪。在下就先去書房準備,二位自便辛苦各位了。 』

謝修禮把話說完就向書房走去,留下白虎與賴相衣在庭院。白虎也動身回到唐映映的房間,賴相衣就安然的坐庭院石桌上喝起茶。

賴相衣與謝修禮一樣,看起安然無恙但內心也十分緊張。而此時對於賴相衣與謝家中人更是難熬,畢竟等待的時間是最讓人難熬。 。 。 。 。 。 。 。 。 。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