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兵布陣

排兵布陣

排兵布陣

 

第二天一早賴相衣請謝忠前去把穩婆請來,已備數天間為唐映映接生。正當穩婆到達謝修禮的房間庭院時,被眼前龐然大物的二仙給嚇到。

相信凡是第一次看到二仙也定然會大受驚嚇,何況是年邁的穩婆。幸好謝忠已經提前告知穩婆讓她有心理準備,當時穩婆還以為謝忠與自己開玩笑。

穩婆現在明白為什麼謝忠要她保密前來謝家,原來有如此事情發生。

 

賴相衣吩咐謝家準備的事項,謝家眾人紛紛完成不敢怠慢。

賴相衣此時前往謝修義的住處,把義女交賦給謝修義的夫人黃溪澈代為照顧。

謝修義的夫人黃溪澈出自書香世家,其氣質雖然沒唐映映那份英姿颯爽的英氣。但比起唐映映多了一份優雅與知性,黃溪澈家族中人更是用劍好手。

雖然武林地位沒位列四大世家的親家的謝家來的顯赫,但在武林與頗有名氣。

黃氏先祖在書法領悟一套凌厲的劍法,因此黃家從一個書香門第晉身武林中。而黃溪澈繼承家族的書法與劍法,其武藝修為一點不下於出生在唐門的唐映映。

 

  賴相衣把義女交託給黃溪澈是細心安排好,如是三天后山莊真發生事情。以黃溪澈的武藝定能保衛自己與自己的義女,所以才安心交託給黃溪澈代為照顧。

 

賴相衣安置好義女後就前往庭院找謝修禮,賴相衣到達庭院之時。謝修禮彷彿知道賴相衣會前來找他,提前已在庭院備好了茶。

坐中間的石桌子閉目養神等候賴相衣的前來,賴相衣看到謝修禮已等候自己也往石桌上一坐在謝修禮對面。

拿起備在石桌上的熱水燙壺去除壺內異味,茶葉裝入茶荷內。拿燙壺之熱水倒入茶盅內,再以高衝低泡之法把茶葉泡之。茶湯再行分入杯內,杯內之茶湯以七分滿為度。將茶杯連同杯託一並放置謝修禮面前,此時賴相衣才喚醒正在閉目養神的謝修禮。

 

  賴相衣:『家主請嚐嚐區區沏的茶,看是否合您之意。 』

 

  此時謝修禮緩緩開眼回复賴相衣說道:『先生言重,先生的手理應用來計算天下大事。如今為在下沏茶,已是暴斂天物又那有不合之意。先生請』

 

賴相衣與謝修禮喝下茶說道:『家主您無需客氣,區區還需逗留山莊一段時間。家主您就不要與區區客套,區區今天前來就是告道家主,為什麼會吩咐家主備如此多的防守之物。 』

謝修禮打起精神專心的聆聽賴相衣的話

賴相衣說道『區區夜觀天象推算到明天就是令郎出生的日子,同時也向為夫人安胎的大夫查問。大夫說大致是這幾天會臨盤,所以區區才麻煩忠前輩前往請穩婆到來準備。而準備防守之物是預防有人事物會前來破壞夫人臨盤阻止令郎的出生,所以明天請家主,二少爺,三少爺與四少爺務必備好隨身兵器前來前院看守。請家主在房間中間設置一大屏風把夫人隔離在後,再請忠前輩在房內屏風前看守。蛟仙也會在屏風內保衛夫人與令郎,而虎仙就會陪同忠前輩把守在屏風外。同時吩咐山下巡邏把守的弟子今日無需巡邏加緊時間休息,今日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好好休息直到寅時,寅時後務必所有看守弟子要在拒馬陷阱處準備與看守。還有一事想請問家主,在您們房間隔壁那間是否書房?裡面是否可容納您們四兄弟與區區在書房休息? 』

 

  謝修禮看向下賴相衣所指的那房間說道:『那確實是在下書房,裡面應該可以容納先生與我們四兄弟。平日兄弟們會與我在書房一起處理山莊事務到深夜,有時更是會在書房裡休息。先生不然我們去看下書房如何? 』

 

  賴相衣搖搖頭說道:『家主大可不必,其實區區只有一處讓區區靜坐即可。不過區區相信今晚家主也無法安心入睡,不如請家主吩咐門人備些茶點好讓區區陪伴家主談天說地打發時間。哈哈』

 

  謝修禮笑笑說道:『那在下就打擾先生你休息,哈哈。 』二人再次拿茶杯互敬過對方輕鬆的喝茶交談,但其實謝修禮內心還是十分緊張與焦慮。 。 。 。 。 。 。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